反对禁行电动车 十问厦门市府

一问厦门市政府:

你们强制老百姓不准骑用电动自行车,有什么法律依据?有没有按照国家法律规定,举行公开透明的公众听证会?有没有进行公众调查?

以上工作都没有做,你们是依据什么凭空做出这个规定?

你们先公布法规,再让百姓提意见,用既成事实无法改变来为自己做掩耳盗铃式的狡辩,恰恰说明你们非常清楚自己所做事情的不合理、不合法、不符合民意,也恰恰证明了你们这些政府官员的虚伪和心虚!!

二问厦门市政府:

电动自行车绿色环保,没有环境及噪声污染,可以回收重复利用,符合国家及厦门市政府一直提倡的绿色环保概念,利国利民,你们为什么要禁止?这岂不是与国家及厦门市政府自己提倡的绿色环保要求自相矛盾?

三问厦门市政府:

 厦门市政府宣布:电动自行车去年全年发生各种交通事故几百起,死亡13人,……真是太多了!市政府和交警部门已经承受不了这么大的压力了!因此要全面禁止行驶。

可是同期厦门机动车辆发生各种交通事故几千起,伤亡几百人,怎么没听到市政府和交警部门说压力太大?怎么没见到你们下个文件全部禁止行驶呢?那样岂不是一劳永逸?一桩交通事故都没有,市政府和交警部门一点压力都不会有!城市交通秩序和整体面貌岂不是更好?市政府的领导们岂不是更有面子?
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电动自行车收不到管理费、养路费、保险费,过桥费,市政府没有赚到钱。交警收不到驾驶员培训费,办证费和交通罚款,也赚不到钱。既然在老百姓身上赚不到钱,就不需要付出管理时间和费用,也就不需要人民公仆这个虚名,不如禁了省心!

老百姓想要谋生活,即使现在公布了禁行令,电动车也要使用,实际上根本无法禁止,那为什么明明知道禁止不了,却还要禁止使用呢?

四问厦门市政府:

使用电动自行车的都是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贫苦老百姓,他们买不起汽车、摩托车,烧不起汽油、柴油,也没有钱每天多次乘空调公交车来取货送货,全家的生活就靠电动自行车来进行运转,难道,你们要掐断他们的谋生渠道吗?难道以后,厦门街头全是肩挑背扛、推自行车送货的奔波劳碌的人群吗?这岂不是倒退到民国时期的社会景象!难道这就是厦门三十年改革开放的成果吗?难道这就是厦门市政府的工作成绩吗?难道这就是国家提倡的富裕小康生活吗?

五问厦门市政府:

市政府不允许老百姓骑用电动自行车,难道都让他们去买汽车,摩托车吗?可是厦门市政府又在限制汽车数量,禁止摩托车的发展,控制汽车停车位。老百姓别说买不起,就是借钱买了也养不起车辆,交不起各种罚款。

市政府让大家都乘公交车,可是你如果带着大箱小箱的货物去送货,公交车司机根本不让你上车,即使上去了,公交车都成了货运车,普通乘客怎么坐,大家都有意见,这个问题如何解决?政府官员一言堂,一拍脑袋就做决定,根本不听取群众的意见。请问:老百姓的谋生出路在哪里?

六问厦门市政府:

一个城市是否繁荣有发展活力,不是看它道路有多么宽阔,车辆有多么管理规范,风景多么漂亮,而是看老百姓能否安居乐业,是否都有稳定的工作和生活来源,否则,这个城市就是外强中干,没有发展前途。难道,你们要把影响你们市容和政府面子的老百姓及外来打工人员全部赶出城市吗?难道,今后的城市发展和经济建设都由你们政府官员亲自来干吗?

厦门的繁荣与发展,不是文件规定出来的,是千千万万名普通百姓流血流汗贡献出来的,现在厦门经济走上正轨了,政府官员的腰杆子硬了,难道厦门市政府要把当初做出贡献的普通外来打工者全部赶走吗?你们今天可以这样对待做出贡献的弱势百姓,明天也可以同样对待做出贡献的国内外投资商,一个没有诚信的市政府,会长久吸引和留住投资吗?

七问厦门市政府:

目前,厦门地区有电动自行车十多万辆,每辆电动自行车的价格在1800元左右,是一个普通打工人员一个半月的工资,很多打工人员全家五口住在100/月的地下室、车库、杂物间里,你们现在每抓一次要罚款200-2000元,是很多打工人员全家一个月的生活费!

八问厦门市政府:

 一个负责任的市政府,应该时刻把百姓的困难和疾苦挂在心上,当遇到问题时,应该从整体出发,从百姓利益出发,对其进行规范管理和疏导,如果大禹治水,“疏则顺畅,堵则溃殃”决不能遇难则退,或者图省事一禁了之!

应该对电动自行车实行机动车式规范化管理,允许其上牌登记后上路行驶,违反交通规则就要罚款,扣证,交通秩序自然就好转了。关键在于厦门的政府官员们是否愿意为百姓多做一点工作?是否愿意为百姓多占用一点时间?

九问厦门市政府:

现在中央反复要求,要建设安定团结,和谐稳定的社会环境,而厦门市政府不顾广大群众的呼声和疾苦,为了自己的政绩和面子工程,对电动自行车一味禁止,必定会造成很多不良后果,会引起大量的执法纠纷和社会矛盾。

十问厦门市政府:

现在的社会是法制社会,每个人都有权利拿起法律武器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厦门市政府的这种行为,既不合法,更不合理。希望能在全国各家新闻媒体的监督下,认真听取广大群众的意见和要求。

“呐喊”

一名厦门普通市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