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初投诉到司法局(网上信访)http://www.szsf.gov.cn/www/cmpl/cmpl_info_form.jsp

回复说不干他事,要找劳动部门

 

请问,如下材料有没有司法部门的范畴???

案情:
本人彭**于2008年5月7日加入生发电子工作,任职MC主管一职,月薪人民币3800元。劳动合同签订时劳动报酬项等有多处空白,但公司承诺每月能拿到面试时谈妥的月薪人民币3800元(标准工作时制),考虑到当时不签就意味着工作无着落,于是在违背真实意愿的情况下签了,合同签订后一直没有发给我一份,截止到2009年4月份工资发放一直按照3800标准发放(请假、迟到也是按此扣除)。     
工资条显示应得工资计算要素主要如下:标准工资(2008年5月、6月工资条标准工资项为2344.23,7月后为900)+加班费(实际加班,一般二三十个小时左右,一两百块,2008年7月至2008年10月平时加班按照900基数1倍计算,2008年11月至2009年4月平时加班按照900基数1.5倍计算)+加班费若干(无加班时间,只为凑够3800)= 3800。2008年5、6月份工资没有加班也是按照3800标准计发。扣除工资主要为:请假、迟到(扣除标准均按照3800)、社会保险及住宿水电等。产假期间及哺乳期期间养老保险(试用期没有购买养老保险,实际办理时间为2008年10月至2010年2月,3月起停交)也是按照3800基数购买。                       
    2009年4月底本人请产假(晚婚晚育3个半月假),公司实际给假三个月(从2009年5月4日至2009年8月3日,本人于2009年5月31日产下一子),2009年8月4日本人赴公司再次要求给予延假半个月,并咨询工资事宜(未有按月发放),公司称无相关规定,不予延假,且产假工资为900元/月。本人即向南沙劳动站投诉,2009年8月13日转至沙井劳动站仲裁(产假、产假工资及劳动合同书权益)。2009年8月19日本人前去公司上班,公司已经取消我考勤信息,使我无法打卡上班,被迫中止上班(产假工资仍然没有发放)。本人即向南沙劳动站和沙井劳动站投诉,并开始第二次劳动仲裁(补缴2008年5月—2008年9月养老保险,加班工资及经济补偿金,年休假工资,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2009年8月20日-2010年5月30日哺乳假工资,)。
劳动关系存续期间(2008年5月-2010年2月)公司一直没有安排本人年休假。另,自2009年5月份至今近一年的时间没有收入,且须得为争取所侵害权益留深,截至目前已经严重影响母子及家人生活。
以下为维权进程及阶段成果:
产假维权的历程http://baoliao.oeeee.com/70708_4861.html
A.09年8月13日仲裁申请受理(产假、产假工资及劳动合同书权益),11月11日收到仲裁裁决书[深宝劳仲沙井庭(案)非终字[2009]第1129号,裁决内容如下:  一、被申请人于本文书生效之日起五日内一次性支付申请人2009年5月4日至2009年8月3日的产假工资2700元。(900元/月标准) 二、申请人的假期从2009年8月4日起延长15天,被申请人支付产假工资450元。三、驳回申请人的其他仲裁请求。
a、仲裁申请时沙井劳动大厅百般刁难,对于请求的权益产假工资及25% 的经济补偿金不予受理,分开才予受理。按其要求填写,递交上去又说(同一人或者另外一个人)不合规范,重新填过,基本上要填写3-5次(农民工普遍待遇,现场不间断实演)才可以达到要求。为此不得已大厅发飚一阵子并向其领导投诉,终算完成仲裁申请的受理。递交相关材料,厂方复印材料一张A4可以几份内容,我必须一张一份才可以接受,不管是仲裁还是法院!我要多花钱!
 b、仲裁, 仲裁员曾志文不顾事实,偏取信息,并当庭大言:生发电子公司/被投诉人的案子他处理过多次,没有任何问题,要我不要枉费力气。此后不履行正常仲裁程序(申诉与答辩、调查与质证、辩论),仅对申述作了了解,并拒绝申请人要求被申请人对明确的工资计算方式等关键疑点给与解释,明显渎职。
c、仲裁后,后仲裁员曾志文又电话我要求我放弃劳动合同书的权益,不知道出于何种考虑?投诉其领导潘子彬(沙井站负责人)处,态度少收敛,但仍不失豪言:如果你能争取到,我给你赔理道歉!
B.随即提起诉讼,2010年1月6日开庭,3月11日拿到一审结果 [(2010)深宝法民劳初字131号 ] ,主要如下:主张月平均工资3601.61元,被告应付12605.64元(3601.61元/月*3.5月)
a、 诉讼申请
法院受理的过程和仲裁受理差异不大,告诉我按格式填写,我写好拿过去,法院工作人员又说这不行那不行,手写不能扫描等等,资料复印也和劳动部门差不多,反复折腾多日多次!再次发飚之后终于接受了!
b、 庭审
2010年1月6日终于开庭,很是担心是否也如仲裁员的“嚣张枉法”,但场面还算规范,法官基本履行了程序,关注了部分证件材料。
部分庭审内容:就工资条内容,在当庭法官的质疑下下公司律师(朱照彬)反复改口。一开始坚称工资结构为:基本工资+加班费,后法官提出质疑,才发现明显不妥,犹豫了几分钟并随便找一些说辞塞搪:什么该员工是管理人员,薪资结构有点复杂了……后又改口说津贴。法官再次问,标准和依据,又哑口无言一阵子,说不定,但为凑够3800……对于请假、迟到扣除的3800的标准无语。
c、  结果
2010年3月11日终于拿到结果,主要内容避重就轻,再次避开了请假迟到按3800标准扣除这一明显的月薪的证据,用“综合工资”替换“月薪”。
对于此结果我基本默认,但后闻公司上诉,我也随即上诉,目前等待二审中。
C.从09年8月20日投诉申请仲裁(补缴2008年5月—2008年9月养老保险,加班工资及经济补偿金,年休假工资,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2009年8月20日-2010年5月30日哺乳假工资),直到09年12月份沙井劳动站/仲裁院才予受理。
等待结果的过程中(过程很长,仲裁院内部多种声音和势力博弈),我发现了仲裁院仲裁员表现不相协调(无视、诬蔑法律者与部分程度履行公权力者,也或派系不合)。
2010年4月9日收到仲裁裁决书(深宝劳仲沙井庭(案)字[2010]8-2号),裁决内容如下:  一、被申请人于本裁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一次性支付申请人以下款项:1、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人民币11400元(3800元/月);2、2009年8月20日至2010年2月28日期间的哺乳假工资人民币4266元(900元/月);3、年休假工资人民币372.41元(900元/月);合计人民币16038.41元。 二、驳回申请人的其他仲裁请求。        
结果终于下来了,没有第一次(产假工资,仲裁员曾志文)那么离谱,但也不靠谱!拿结果时仲裁员直言:我建议你上诉!(隐约是仲裁员们最终商定的结果,首次他写的文书我有看过,并作为典型疑难案子上报处理的,实际上并无疑难,只是其内部不好协调吧,生发电子公司并不是每个仲裁员都一样的关系) 
以上的两次仲裁及一次一审均避开最有力的材料(双方确认的工资条)证据:请假、迟到扣除标准均按照3800!                                                                   于是,又一次提起一审(4月20日),4月21日一自称受理该案的法官电话我,征询我是否可以调解,但其描述的厂方姿态甚至低于本次仲裁的结果(我粗略的计算,不及受侵权益的四分之一),并强调事实并不利于我(他表示倾向于900元/月),我哑然(难道想照顾我)。就谢绝他的提议:原则之外的非核心的大家可以谈,但明确而本应毫无争议的东西我不想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