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车的每一天,都深深地体会到:遍地是流氓!
    路上流氓多。各种加塞、抢道都是家常便饭。比如正常的变道,你至少要车子在我前面才能变道吧,可就是经常有人从你的斜后方直接就插过来,害得你不得不紧急踩刹车。在路上开车,不敢离前面车太近,怕追尾;但也不敢距离太大,得防止其他人插你前面,这更危险。所以,变道与反变道的对抗天天都在上演:如果发现有人要超车插你前面,你就会加速,缩短与前车距离,逼得对方不得不减速。我开车很守规矩,变道转弯都会主动打转向灯,但我发现很多人从来不打转向灯。后来,我从一个朋友那里了解到:你打了转向灯,有些人不仅不会让你,还会加速别你,所以干脆不打灯,突然超车变道。
    上下立交桥转弯辅道的地方,更是插队的高发区。明明只有一条弯道,大家好好排队就是,但往往”聪明人“太多,他不想排队,硬生生从旁边插队过来,并道后必然要插到正队里面来,挡在你前面。这就是俗称的”趴头“。针对并道的情况,深圳交警倡导了个“拉链式同行”的倡议——右边车先行,然后右一辆、左一辆交替通行,据说在某些路口还有监控。但遗憾的是,几乎没人遵守这个规定,你让了右边一辆,后面肯定是紧跟着好多辆,根本就没人会让你,所以,还是靠抢。
    迎面会车时流氓更多。按说,谁更方便、空位离谁最近,谁避让会比较合适。但在深圳的道路上,很多人认为我的车比你贵,你该让;我是女司机,你该让;这里离我家近,你该让;我不着急,你该让。所以经常会因为双方不相让,对怄起来,结果,两边的车越积越多,无法收拾。有时候,他明明应该在双行道等一下,看见你从对面过来,他反而会加速过来,逼你后退给他让路。更让人不可理喻的时,遇到这种过不去的会车,双方往往谁都不下车去找对方商量,都是闪灯、按喇叭来抗议对方,甚至,有的干脆熄火跟对方耗起来。这个时候,没有规则,只有比心理战。
    有两次会车让我记忆忧深刻:一次是在南山区海王大厦后面一条胡同里,本来是双车道,但有一段左侧道路被乱停的车堵住了,结果对面一辆车就逆行堵住了我。我看他后面不远就有空地,下车叫他让一下,可这个戴着眼睛的斯文败类竟然说:为什么不是你让,反正我不赶时间。没办法,我着急要去办事啊,只好给他这逆行的车让路。
    还有一次,是下班回家时的小区门口,那条道也是被违停变成了单行道。平时,大家都会在小区停车场出口处会车,但那天一个外来的小车偏偏不理会,直接往前开,结果双方顶住了,前后积压了好几辆车。排在我前面的老男人干脆熄了火,车门一锁,声称回家吃饭去,不管了。小车司机也很有意见,说自己已经让了好几辆了,为什么没有人让我。我跟他说,现在是下班高峰,而这里是小区唯一的入口道路,必须在出口这个位置会车,等这几辆车过完了,你自然就可以通过了。尽管还是很有意见,这小伙还是往后退让,总算错开。看着对面小车一辆又一辆通过,而自己只能让,小伙子气鼓鼓地对我喊了一句:你指挥的是个屁!我想,屁就屁吧,能过就行,有时候道理还真没那么容易讲清楚。其实罪魁祸首是那些路边违停的车辆啊,难道交警来了会一个个把他们拖走吗?根据我的经验,交警来了,会把所有被堵的车辆逐个扣分、罚款,然后再疏导。
    有一阵子,我在观察和琢磨什么样的人最没规则意识,最喜欢横冲直撞。是某些品牌的车主?还是某些司机群体?但越来越发现,规律没那么好找。有时候豪车很横,有时候不咋地的小车也很横;有时候暴发户般的老男人很横,有时候看似柔弱的女司机很横。
    你会发现,很多人平时素质并不低,但一开上车就变成了流氓。
    为什么?思来想去,大概原因有二:一是深圳竞争激励,每个人都在争分夺秒,而我们这个时代的国民,大都处于焦躁期,还没学会谦让;二是每个人心里都潜藏一个”无法无天“的魔鬼,在面对面时,尤其是熟人面前它会收敛起来,但是车子恰恰像一个罩衣,一定程度上把自己隐藏起来——你看见的只是一辆车,不知道里面是谁,所以人人都恢复了流氓本性。
    打个比方:你看现在大家都老老实遵守法律,如果你给他一件神奇的隐身衣,可以让他隐身杀人,并且无法被追查,我相信很多人会变成杀人恶魔。或许,这就是遍地流氓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