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华驾照分骗局大揭秘 两大套路让你傻眼

有反馈
avatar

追追者

2017-06-13 15:55  9922 阅读 · 1 回复

很多人再网上发帖卖分被骗了,而且很多人现在都还没有搞清楚骗子的套路!这一行水也很深,套路也很多!本人发此帖就是要揭秘骗子的一起套路,让大家不再上当!


首先我为大家谅解骗子的具体两大套路!一般你卖分人家会问你是哪里驾照?这个有学问,因为扣分有两种方法,分别对广东跟外省驾照!广东驾照可以直接在终端机上办理!只需要知道你的身份证号,还有你本人一张银行卡!你驾照他会偷偷的拍照。然后会向你索要一张没有钱的银行卡!还要你告诉他密码(是转钱交罚款的,因为终端必须分跟罚款同事扣)!如果你不懂的骗子会跟你说是去交罚款或者是去里面预约的,预约好了你直接进去扣就可以了,如果你信了,那么你就被骗了一半了!等一下你手机会来一个验证码,骗子会问你要,说是预约码!如果你告诉他那么他就骗分成功了!


还有一种呢是外地驾照,外地驾照呢需要去交警窗口办理!这种情况呢骗子一般会带你去比较远的交警队,那边扣好以后他会跟你说回公司结账或者说回去跟老板结账,这种方法很多,有的直接要你去办银行卡然后开溜,有的给你一张银行卡告诉你密码(都是假的)然后要你去交罚款然后开溜!


最原始的是扣好以后有人来接应你,然后看你扣分单说你扣错,扣错当然他不会给你钱了!最不地道的是一车人去扣了,然后把你拉到某个地方说老板来一起结账,结果打电话老板在马路对面,然后一车人去对面找老板结账,当你们走到马路中间,结果两边车都开跑了,留着你们在路中间傻眼!


处理进度

奥一报料

2017-06-16 10:26

   驾照积分买卖团伙从深圳拉客,到东莞多镇交警大队消分,前期承诺“卖分者”每分150元,消完分却对“卖分者”实施威逼恐吓,要求贱卖积分。昨日,南都独家揭秘驾照积分买卖的地下江湖,引来巨大反响,目前东莞交警部门已介入调查此事。

    南都报道出街后,南都记者再次拨打团伙成员电话,对方表示仍能进行卖分折现服务,甚至愿意出车费让南都记者与其碰头。事实上,该团伙在深莞两地盘踞多年,已形成严密的组织架构。在团伙疯狂作案的背后是巨大的利益驱使。以每天拉客50人为计,该团伙每月能从中获利70多万元。

    东莞相关镇街交警大队:

    调取监控视频

    查找可疑人员

    昨天上午,东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称,南都报道驾照卖分事件后,支队领导很重视,立即安排支队机动大队和侦查大队展开调查,并要求南都该篇报道中提到的各镇街交警大队立即调查此事。

    昨天开始,东莞茶山、大岭山各相关镇街交警大队,已经开始调取报道涉及买卖分日期内的监控视频,仔细查找可疑人员。因为工作量较大,目前这项调查工作正在紧张进行中。

    东莞交警称,就在今年4月底,他们先后在东莞道滘和南城打掉了两个买卖驾驶证积分的违法团伙,拘留多人。其中包括南城一对兄妹,两人一起上阵充当买卖分的“黄牛党”,该团伙多人因触犯《治安管理处罚法》分别被处以治安拘留5天的处罚。

    4月底,东莞道滘交警大队也在该大队违法处理中心抓获两名买分卖分者,其中一名是组织者,即所谓的“黄牛”,另一名则是“卖分者”。

    据卖分男子舒某交代,自己早几年考取了驾照,一直没买车,觉得驾照派不上用场,于是萌生了卖分获利的念头。这次通过别人介绍的“黄牛”,准备用他的驾照分别为两辆超速的违法小车消分共计9分,事成后他将获得800元的报酬。可没想到在与“黄牛”陈某交易时,却被交警识破并被当场抓获。最终,卖分男子舒某强因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被处行政拘留5天;而作为组织者的“黄牛”陈某则被处7天行政拘留。

    东莞交警提醒,买卖驾照分数均属违法行为,广大驾驶员切勿为占小便宜而吃大亏,同时市民如果发现此类违法行为,可向交警部门举报。

    举报电话:交警支队侦查大队 0769—23101029;信访室:0769—22205930)

    监管分析

    驾照积分买卖为何屡禁不止

    有关法律明文规定,驾驶证积分买卖属于违法行为,买卖双方均被处以15日以下的行政处罚。本是违法的行为缘何做成一门生意,还愈演愈烈往产业化发展?对此,有业内人士指出,驾照积分买卖一来存在巨大的利益空间,二来在现行的法律层面处罚力度较弱,使得不法分子敢于冒风险从事此类活动。

    驾照代扣分存在生存空间

    南都记者检索发现,2015年11月,国务院法制办公室曾公布《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修正案(送审稿)》。

    修正案提到,代替实际驾驶人接受机动车交通违法处罚和记分并从中谋取经济利益的,处暂扣6个月机动车驾驶证,并处1000元以上2000元以下罚款。代替实际驾驶人接受机动车交通违法处罚和记分并从中谋取经济利益,被处罚后再犯的,以及组织、介绍他人代替实际驾驶人接受机动车交通违法处罚和记分并从中谋取经济利益的,处十五日以下拘留,并处二千元以上五千元以下罚款,吊销机动车驾驶证,五年内不得重新取得机动车驾驶证。

    然而,南都记者检索到《道路交通安全法》,并没发现上述条例被正式写入。记者查阅《深圳经济特区道路交通安全违法行为处罚条例》,也未发现专门针对驾照代扣分的条目。

    有业内人士指出,《治安管理处罚法》或可适用于此类案例,因为“代人扣分”相当于提供虚假证言,有妨碍执法的嫌疑。《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六十条规定,伪造、隐匿、毁灭证据或者提供虚假证言、谎报案情,影响行政执法机关依法办案的,处5日以上10日以下拘留,并处200元以上500元以下罚款。

    另外,深圳市交警局有关负责人此前就类似案例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按照《行政处罚法》的规定,行政处罚的对象是实施了违法行为的行政相对人。换言之,谁违法就该处罚谁。而“买卖驾照分”使前来接受处罚的人与违法行为人不一致,违背了《行政处罚法》的原则。

    实际上,不少城市的交警部门会要求车主处理违章时在人工窗口拍照,而后工作人员比对电子烟抓拍、车主本人、驾驶证的照片,来确认是不是本人违章。但在实际操作中,由于违章抓拍的影像往往比较模糊,车主又可以谎称是“朋友借车”,代人扣分的产业链条仍然有生存空间。

    律师:驾驶证买卖分处罚力度较弱

    广东晟典律师事务所律师毛鹏认为,驾驶证买卖分交易之所以屡禁不止,既与道交法规修订后处罚力度加大导致买卖分存在巨大市场需求和利润空间有关,也与目前国内有关驾驶证买卖分的处罚相对较轻和薄弱有关。

    毛鹏表示,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规定,机动车驾驶人在一个记分周期内未达到12分,所处罚款已经缴纳的,记分予以清除;记分未达到12分,但尚有罚款未缴纳的,记分转入下一周期。由于处罚事项增多处罚力度增大,导致驾驶证分买卖的需求大增。目前刑法并未对驾驶证买卖分的行为进行规范,实践中如果公安机关查实存在驾驶证买卖分的行为,一般都是依据治安管理条例的规定对组织者进行行政拘留。这种处罚力度相对较弱,反而可能纵容组织者更加猖獗地从事驾驶证买卖分。要改变这种局面,一方面可能要提高代扣分的审核标准,另一方面还要修订法律法规,只有从制度上加大违法成本,才能减少或杜绝买卖分行为发生。

    追问

    A 屡禁不止背后是否有利益输送

    南都记者梳理发现,仅深莞两地近几年便有不少人因参与买卖积分受到处罚。但为何这种现象仍然屡禁不止?有关部门有无一套切实、有效、可行的监管策略,屡禁不止的背后是否有相关利益输送?

    B 团伙“拉客”的客运站是否应担责

    南都记者连续三天前往沙井中心客运站,都能看见该团伙成员公然在客运站内拉“客户”,且客运站内多个地方有该团伙张贴的小广告。客运站的相关主管部门是否有发现这一点,是否有进行定期的巡查?且该团伙盘踞在此的时间显然不短,为何没有进行相应的整顿,放纵团伙公开拉“客户”?

    C 下一步将采取何种措施

    南都记者暗访发现,该团伙几乎每天都会作案,且作案手法及相关线路均是固定的。下一步,有关部门将采取何种手法对犯罪分子予以打击?同时,是否能拿出一套切实有效的监管方案,确保此类事件不再发生?

     昨日上午8点左右,在南都报道出街后,南都记者再次来到位于宝安区107国道旁的沙井中心客运站。在该团伙经常聚集的柏斯酒店门口,南都记者并未看到团伙成员的身影。而在此前的暗访中,几乎每天都会有数名团伙成员聚集在此,迎接闻讯前来的“卖分者”。

    南都曝光后卖分团伙仍在接单

    南都记者拨打了团伙一名负责拉客的“业务员”电话,但对方并未接听。此前暗访中,团伙“业务员”会在“卖分者”拨通电话后挂断,并在第二天一早发来短信,通知时间地点及卖分规则。这一次,团伙“业务员”在挂断电话几分钟后,迅速回拨过来,该男子自称姓张,表示目前还可以接卖分“服务”,会派出专人去扣分,价格是每分150元,“9点半你到沙井中心客运站集合,我们统一带过去消分”,但其并未说明在哪个交警队处理消分事宜。

    南都记者表示,自己的位置在福永,能否在福永附近进行消分。其表示,“公司”在福永没有集合点,要求南都记者必须到沙井中心客运站集合,“你打车过来,我给你报销100块的车费”。

    挂断电话后,南都记者蹲守在客运站周边观察情况,大约十分钟后,南都记者看到团伙中的“瘦子青年”出现在柏斯酒店对面的小卖部外面,四处张望。在此前的暗访中南都记者发现,“瘦子青年”系团伙中的重要成员,他负责带领“卖分者”前往交警队完成消分程序。

    “瘦子青年”出现后,南都记者再次接到张姓男子的电话,对方要求南都记者前往柏斯酒店附近与“公司”工作人员接洽,记者以不便为由拒绝。随后,“瘦子青年”与身边几名男子交流后,迅速从小卖部附近的小巷中离开。一直到中午12点,南都记者再也没看到团伙成员出现,团伙集合点柏斯酒店门口也鲜有人经过。

    沙井中心客运站附近一家商店老板透露,去年开始,这帮人几乎天天在沙井中心客运站招揽驾驶证卖分的人,“基本都是附近上班的小年轻,都在柏斯酒店集合”。其表示,团伙成员用面包车一车一车将“卖分者”送往东莞各个交警大队。他表示,最多时有三十个卖分者聚集在此。这几个月,常会有人因扣了分拿不到钱回来找卖分团伙讨说法,“可人家人多势众,一个两个小年轻根本就拿他们没办法,吵几句就认栽离开了”。

    有市民称被同一团伙骗

    自前日晚间时分,南都深圳官方微信号“深圳大件事”首发解密驾照卖分团伙报道后,南都报料平台陆续接到不少市民的报料,倾诉自己的遭遇。在众多案例中,肖锋(化名)自称此前曾向南都报道中的卖分团伙卖分,卖完分后还遭到团伙成员殴打。

    肖锋自述系沙井一家小型网络公司合伙人,名下有一辆轿车,驾驶证到今年八月即将满六年换证,六年中他从没有违章被扣过分。今年5月中旬,肖锋无意中通过朋友圈“附近的人”关注了一位昵称为“文明”的女子,女子的微信备注“买卖驾驶证记分,150元/分”。肖锋早知卖分是违法的,但觉得驾驶证马上要到期更换了,留着积分也没用处,不如卖分换点钱,他便添加了“文明”的微信号。

    肖锋提供的聊天记录显示,他在与“文明”的第一次聊天中询问对方价钱,对方表示150元一分,扣分地点在东莞市涌头、长安一带的交警大队。此外对方还表示,除了周日,每天早上八点半,带上驾驶证和身份证到沙井中心客运站找他们就行,“会有专车接送”。

    肖锋表示,此后由于工作原因,他将卖分一事搁下了。直到6月初的深夜,其再次主动联系“文明”,表示想继续卖分,对方要求肖锋在6月3日早上八点半到沙井中心客运站集合前往东莞卖分。

    6月3日早上快九点,肖锋赶到沙井中心客运站,与微信上的“文明”碰头,“对方是个女的,很瘦,个子在160cm左右,湖南口音。”“文明”自称在肖锋到来前,“公司”已经送走了四车“卖分者”,人数超过了20人。“当时她说‘公司’的面包车都开出去了,就安排‘公司’一个人的私家车送我过去。”肖锋称,“文明”安排其乘坐一辆起亚K 5轿车,车上共有4人,司机及后排的两名男子系“公司”成员。

    肖锋表示,K 5轿车在行驶至莞长路长安路段时,司机停车从路边一位女子手中接过一个袋子,事后才知道该袋子里面放着的都是买分者提供的车辆行驶证,足足有一百本。

    K 5轿车并没有在长安一带停留,而是直接到了茶山镇。当肖锋在茶山交警大队旁的“庙门口”下车时,现场已经聚集了20多名卖分者,他们都在等着K 5司机刚刚拿到的袋子中的行驶证。

    K 5司机按照每位卖分者要扣的不同分数,熟练地从袋子中找到相应的行驶证,肖锋告诉记者,他被安排和另外两位卖分者一起,要消去同一本行驶证上的30分,每个人要扣10分。肖锋称,K 5司机在每个“卖分者”的身份证正面的国徽处贴了一个小小的箭头标签,并交给每个卖分者一张写着即将要处理的违章时间的纸条,要他们在处理违章前熟记时间段,“我要处理五个违章,也就有五个时间段,记了半天才总算记下来了,而且贴在身份证上的标签很可能是给交警看的。”肖锋说。

    消完分后遭殴打

    肖锋表示,熟记违章时间段后,他和另外两人进入茶山交警大队违章处理大厅,肖锋是三个人当中第一个扣分的。他将行驶证和自己的驾驶证交给工作人员,对方翻看了一下他的身份证正面,头也不抬地问他要处理那几单违章?肖锋结结巴巴地报上五个违章的时间段,不久后,他就在五张罚单上签了字,“那一刻,标志着我卖掉了10分,卖分团伙的客户也顺利消去了10分违章记录。”肖锋事后说。

    肖锋说,交警工作人员将驾驶证和罚单递给他,但并没有交还行驶证的意思,他听到交警工作人员问“后面还要继续扣这本驾驶证吗?”肖锋说他当时点了点头,随后工作人员就示意他后面的卖分者将驾驶证递上去。不久后,第三位卖分者也按照如此程序成功扣分。肖锋愤愤地说,当他从交警手里拿回行驶证时,该本行驶证中注册的东莞牌本田轿车已经被消掉30分,前后用时不超过十分钟。

    肖锋告诉记者,他们将处理的罚单交回给卖分组织,对方表示要到大岭山集合后才能给钱。到达大岭山后,卖分组织态度180度转变,开始威胁和恐吓,给扣了10分以上的每个人300块,10分以下的一块钱都未给。卖分组织声称,如果按照约定的150元一分,就必须扣完驾证里所有分。面对卖分组织越来越嚣张的态度,肖锋和另一卖分男子跟对方发生了争执,随后他们俩都遭到殴打。肖锋表示,其他人看到他们被打都选择了沉默,他们只好逃离现场。

    随后,两人对于要不要报警讨论和争辩了很长时间,后来还是报了警。两名警员将他们带到派出所,“但没做笔录,等了一个多小时没结果,我们就回深圳了”。

    利润空间

    每天买卖积分

    净利润近三万元

    在这个结构严密的团伙中,各成员分工明确,从前期派广告“拉业务”到完成消分程序,再到最后威逼恐吓让“卖分者”贱卖积分。每个环节层层相扣。

    事实上,卖分程序系整个利益链条的一半,另一半则是上游买家亟待买分消除记录的程序。南都记者日前走访西丽龙井路的深圳市车管所发现,在车管所周边的龙井路上,随处可以看到举着“办证、代消分”等字样牌子的人向经过的车辆招手。南都记者询问获悉,买分要160元一分,只需提供车辆行驶证,不用本人前往,第二天就能办好,交还行驶证的时候再给钱都行。男子表示,如果驾驶证卖分的话,最多不超过100元一分,一般都是80元。

    从买分到卖分,这其中有巨额的差价,且不论最后“卖分者”是否贱卖,仅这一项每分便有数十元的差价。

    以南都记者暗访的卖分团伙为例,在面对下游“卖分者”时,团伙成员谎称“卖一分150-200元,扣满12分3300元”,但实际上,等“卖分者”完成扣分程序后,该团伙便以威逼恐吓的手段,让“卖分者”贱卖积分,即:未扣满12分的,不管扣了多少分,一律按照300元计算。

    暗访过程中,南都记者发现,几乎每天都会有人前来卖分,“卖分者”被分批用面包车运往东莞,每个面包车运七八人,每天约有2-3个批次,每个“卖分者”被安排扣8- 11分不等。以每天接20个“卖分者”,每个“卖分者”扣10分为例,该团伙在卖分这块的“成本”仅为6000元。

    而在买分这块,团伙若按照“市场价”160元一分的话,将从上游的“买分者”那里获利32000元。再减去6000元的“成本”,该团伙每天买卖积分的净利润为26000元,一个月将获利70多万元,堪称暴利!


奥一报料

2017-06-15 10:00

近期,南都记者暗访发现,一伙从事驾驶证积分买卖的团伙长期盘桓在深圳西部几个汽车客运站中,前期通过张贴粉刷小广告拉到欲卖分的“客户”,再集中将“客户”跨市运到东莞多镇的交警队进行违章罚款扣分处理,以达到代扣分的目的,从中赚取利益。

在完成扣分处理程序前,该团伙承诺给卖分者一分200元左右的报酬。但是扣完分后,该团伙便恶态显露,对卖分人员进行威逼恐吓要求对方贱卖积分。

1.jpg


南都记者经过数日暗访发现,该团伙在深、莞两地均有严密而强大的组织架构,从召集卖分者,到运送卖分者进行违章代扣分处理,最后恐吓卖分者“贱卖”积分,每个环节都有专人负责。几乎每个工作日该团伙都会进行大批量的积分买卖交易。

下面我们就一起去还原全过程:


打电话无人接 次日发来短信

南都记者来到沙井中心客运站,发现在公交站台的地面、柱子、桥墩和车站旁边停车场的墙上都有关于“驾驶证代扣分”的广告信息。

2.jpg


南都记者根据广告上的电话逐一拨打,除了一个接通后称不是本人的号码外,其余号码均无人接听。次日一早,记者的手机收到短信,内容是“我们处理违章是:压双实线、不礼让行人、不按规定行驶、不系安全带,对驾驶证没有任何影响,每天早上8点30分到沙井中心客运站”。


南都记者马上回拨电话,对方是一名郭姓男子,其表示,“违章的都是小事,不存在风险”。当南都记者询问在哪里进行代扣分,会不会去到外地时?郭姓男子明确表示就在沙井的交警队处理。

3.jpg


5月10日上午八点半,南都记者按照约定时间来到沙井中心客运站。郭姓男子短信表示会有老板亲自来接。不一会儿,南都记者就接到一名女子打来的电话,确定了见面的地点。

几分钟后,在沙井中心客运站右侧一个酒店门口,南都记者与电话中的女子和一名男子碰了头。


上路:团伙将卖分者拉到东莞茶山


十多分钟后,陆续又来了4名“卖分”男子,张某夫妇一一查看了他们的驾驶证,并在本子上登记姓名,注明每个人要卖多少分。

这时,一位体型肥胖的矮个男子开着一辆棕色的东莞牌照面包车停在酒店门前的平台下,“胖子”下来跟张某低声耳语后便让大家上车。

8点45分左右,面包车离开沙井中心客运站的停车场,从红巷工业路右转汇入车流茫茫的107国道。车进入东莞境内,才有人问:“这是去哪里?怎么到了东莞?”


司机“胖子”解释,这个点是高峰期,去沙井交警队的路很塞车,“我们去东莞附近的交警队也可以办理”。

经过近一小时的行驶,面包车途经东莞长安镇、大岭山镇、寮步镇,到达目的地茶山镇。10点20分左右,面包车在茶山镇交警大队旁的东岳公园大门停下。

4.jpg

准备:叫卖分者记住违章时间地点


南都记者看到,6、7个人围着一辆银灰色的面包车伸长脖子往车里看,面包车前排坐着与记者接头的张某和一名年轻的、体型偏瘦的男子。张某正抱着一堆汽车行驶证,足有五六十本,他喊着窗外人的名字问“哥们,你准备要扣多少呀?”一位中年男子称“11分吧”;张某快速地在行驶证中找到相符合的,随后叫“卖分者”把身份证、驾驶证及银行卡交给他。

5.jpg

张某拿着中年男子的身份证和银行卡拍照,然后将照片传给微信上的团队成员,并用语音说“往卡里转六百元”。之后张某将行驶证、驾驶证、身份证、银行卡,以及那张便利贴交给中年男子说:“过去吧,罚款的费用已经打到你银行卡上了”。


扣分:专人带到交警大队办代扣分


第一批“卖分者”处理完毕后,南都记者等第二批“卖分者”同样来到面包车前面,根据指示将驾驶证交给张某。

临近上午11点,其余卖分者大多已经走完代扣分“程序”返回,这时张某让南都记者一行三人到附近银行办理银行卡。办完银行卡后,张某用微信叫后方的人向卡里转300元罚款费用。

6.jpg


由于此前的“卖分者”均已完成或正在进行代扣分程序,现场仅剩下南都记者与张某两人。张某这次亲自与南都记者进入茶山交警大队违章处理大厅。在大厅左侧的快速处理违章机前,南都记者看到,团伙的“胖子”司机和“瘦子”青年正在指导另外几个卖分者如何操作便捷式系统。

值得一提的是,团伙二人在操作机器前大声讨论“买分卖分”程序,但机器旁边的两名警官却视而不见。

7.jpg


轮到南都记者办理“业务”时,“瘦子”青年熟练地在便捷式平台输入客户的机动车信息,页面上显示该车交通违法罚款金额“150元”,扣6分;另一单违法行为被罚款150元,被扣3分,南都记者输入自己的驾驶证及手机号后,收到了处理罚单的验证码,随后顺利从新办理的银行卡里罚款300元,扣分共9分。


南都记者注意到,“瘦子”青年会在每一次成功扣分罚款后,将记者的驾驶证和上面的消分扣款记录进行拍照,其解释这是给“买分客户”的凭证。

8.jpg

付钱:将卖分者拉到偏僻处恐吓威胁 


在南都记者完成代扣分“业务”后,“胖子”司机和“瘦子”青年将南都记者等5名“卖分者”带向其“公司”的所在地,表示到了那里会有老板给钱。张某独自从茶山交警大队旁边离开了。

9.jpg


半小时后,“胖子”司机驱车带着南都记者一行到了大岭山镇莞长路边上的一块空地。面包车停下后,“胖子”司机和“瘦子”青年露出凛冽的脸色,催促南都记者一行赶快下车。空地上,两名身材高大的男子早已等候多时,其中一名男子,身高180cm左右,身穿黑色T恤和黄色休闲五分裤,穿着刷得锃亮的黄皮鞋;另一名男子约174cm,板寸短发,身板厚重结实,手拿着一把百元大钞。


视频上的一幕出现了!


一行人下车后,空地上的男子让5个“卖分者”围成一个圈。没等大伙弄明白,高个男子说:“谁愿意扣满12分,就可以拿到1800元,扣了不到9分的只能拿到200元,扣了9分至11分的300元”。其表示,愿意扣满12分的,马上就可以办,大岭山交警大队就在附近,很快就可以办好,可拿到1800元。

这显然与此前的承诺不符

南都记者等一行“卖分者”在未出发前得到的承诺为:1分150元或200元的报酬,现在变成了“只要没有扣满12分,200元或300元”。南都记者看到,另外几名“卖分者”开始打电话给此前联系的“业务员”,但有的“业务员”表示没讲过1分200元的话,对方表示,有钱拿总比没有钱拿好,叫“卖分者”接受这个价钱;而有的业务员则根本联系不上了。



其间,矮个男子告诫“卖分者”,若是觉得被骗可以报警,“但是你们也参与卖分、消分,就是警察来了,大家都要进去。”此时已是下午三点,几名“卖分者”开始动摇,南都记者与他们一起从矮个男子手中接过了300元。

手法买分者出钱消分卖分者卖分变现事实上,该团伙的作案手法并不复杂。南都记者了解到,前期团伙成员兵分两头,一头与急需买分的“客户”联系,一头与欲卖分的“客户”联系,收集到双方的扣分及欲代扣分信息,再进行逐一匹配,最终让买家和卖家“完美契合”,完成交易。

10.jpg

在这个过程中,上游是亟待买分的买家,由他们出钱购买驾驶证积分;下游则是急于将积分变现的“卖分者”,他们将驾驶证中的积分变卖,以此获得相关利益,在链条的中游则是负责搭建买卖双方交易平台的“黄牛”团伙。


他们负责收集双方的需求信息,通过双边联系完成交易,并通过买卖两家信息不对称的优势,从中赚取差价,将本是违法的行为构造成一条由买分者出钱消分,卖分者卖分变现,中间平台赚差价的完整利益链条。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黄牛”团伙甚至不惜利用威逼恐吓的方式压低下游“卖分者”的变现款,从而将自身赚取的利益进一步扩大化,但又是什么让这个利益链条有恃无恐、甚至不惜威逼恐吓?



团伙成员自称:“曾被警方抓获,老板付罚款”


他们为何如此猖獗?南都记者在与该团伙成员“瘦子”青年和“胖子”司机的交谈中得知,“胖子”司机去年就曾因为参与组织驾驶证记分买卖被东莞当地警方抓获过两次,其自称:“第一次被关三天,第二次就长些,关了十天,两次被罚了两千多元”。

“瘦子”青年则补充道:“当然钱是老板给了”。说到兴起处,“胖子”司机还向南都记者播放前几天深圳南山交警抓获驾驶证记分买卖的新闻视频,他说:“我们两个兄弟前几天就在这里(茶山交警大队)也被抓进去了,但是都处理好了”。

“你应该在交警部门有关系吧?”南都记者询问。“胖子”司机表示:“我没关系,但是我们老板在交警方面有关系,不然我们怎么敢每天拉那么多人来销分呢?”





>展开更多跟踪状态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
avatar
奥一网友 2017-06-16 10:33

这么高的利润,难怪会有人挺而走险

avatar
avatar
{{item.user_name}} {{item.add_time}}

avatar
{{huifu.user_name}}{{huifu.add_time}}

avatar

微信报料

拿起手机扫一扫就能轻松实现报料,更方便快捷

手机报料

下载南方都市报APP

下载

电话报料

报料热线:400 886 6166

邮件报料

请发邮件到:sqsh@nandu.cc

发生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