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早上在等车时,有一五十岁左右着褐色衣裤男人突然倒地叫唤,手里握着一瓶水,我与一姑娘、一大姐扶他起来,问他情况。那男人说:“没事没事,我是四川人,我就是没钱坐车热晕了,给我点钱坐车就好了。”我和姑娘都面带疑惑,大姐已经在掏钱包了。我说帮他报警,结果男人紧皱眉头,痛心疾首地说:“这就是深圳的年轻人啊!”说得好像我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一样。

我们说话间,大姐已经掏出了一百塞给他了。车到了,我回头看他,他已经扶着墙慢慢走远了。他会不会在下一个路口,继续消费所谓深圳人的善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