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在托管班被男生强制猥亵,民警却说“孩子小懂个啥”?

已解决
avatar

冰清凝蓝

2018-07-16 12:48  22147 阅读 · 1 回复

一.案件论述
几年前我们小两口为了梦想来到深圳,工作这几年勤勤恳恳,为深圳的发展做出了贡献。我们有一个乖巧可爱的女儿,名叫晨晨,今年5岁了,到了上学的年龄。外地的父母年老体弱无法照顾孩子,我们夫妻也为给孩子更好的生活、学习环境带她到这边接受教育。我们在家附近找了个幼儿园让孩子上学。由于我俩下班晚,于是又找了家托管班,幼儿园放学后进行托管。我们下班后再从托管班将晨晨接回家。
2018年7月11日,下班后我们接孩子回家后,晚上让孩子洗澡,她说不想洗澡,我就问孩子怎么了,孩子告诉我这几天在托管班里有个大班的小男孩把她的裤子脱下来,用手在底下乱摸了。我害怕孩子撒谎,就告诉她,小女孩不能撒谎,要讲真话。晨晨用坚定的眼神望着我,并说“妈妈,真的脱裤子了,真的摸我了,我没撒谎!”虽然听到孩子这么说,我还是半信半疑,于是决定第二天去托管班看看,因为那里也有监控视频。                         第二天下班后,我同老公到了托管班,我们将孩子的话告诉了托管班负责人,负责人将那名涉事男孩家长也叫来了。查看监控后发现在教室里,一名大点的小男孩把晨晨挡住在欺负她,晨晨说这个小男孩把手伸进自己衣服在摸自己的胸部。因为孩子还讲自己被脱了裤子摸底下了,我们就想再进一步查看监控。托管班负责人就威胁说“如果监控查不到怎么办?你们还得给我们一个说法!”等话。还轻蔑的说“你们是不是要钱,那给你一个亿”,涉事家长看了监控后一直给我们道歉说他们孩子小不懂事等话。我老公也是个老实人就说那如果只有摸胸的话,让孩子给晨晨道歉以后不再欺负就行了。为了避免发生冲突,我就给当地派出所报警了。                                  
沙头派出所离这个托管班很近,距离不到600米,我打了两次沙头派出所催促,他们十几分钟才赶到,出警只有一名民警和一名辅警。民警和这家负责人明显认识,见面还打了招呼。在听完事情经过后,民警说“孩子还小懂个啥”让我们自行协商解决。我们就说还要对孩子身体进行检查过后再决定。并让民警帮助调取监控,民警说他无权调取,让我们自己拷贝。我怀疑孩子被侵犯了不止一两次,就坚持请求民警进行视频拷贝。民警仍然坚持对视频不拷贝、对监控电脑不扣押,如果要看让我们自己看,我就在那里看监控,老公和涉事男家长被带回派出所了。看监控时,我和孩子在那里,托管班的负责人对我不停的侮辱、谩骂,到了晚上11点,托管班负责人认为我不是警察,无权看监控将我从机构赶了出来。        
抱着孩子走在深圳的街头,流下了无助的眼泪。孩子不停的问“妈妈你怎么了?”我心碎了,不说话。出现这种事,是小孩子的恶作剧还是其他我不愿多想,他们也都是孩子而已,我只想弄清真相。民警的不重视、冷漠、不作为才是让我伤心的,至少这事应该比“针扎”、“霸凌”事件严重吧?我给110打电话让他们派相关人员再来查看监控,他们给了我一个督察大队的热线,我打了好多次无人接听。
我从来都是一个小女人,遇事都是大事化小,小事化无,难道是我的善良、懦弱的性格导致的这一切吗?我失眠了、我焦虑了、我哭干眼泪了,嗓子嘶吼的发炎了, 今天去医院,医生说我神经衰弱严重,此刻我哪里有空去给自己看病?
7月13日老公带孩子去医院做过检查,带回的结果是阴部发炎、有黄色分泌物的诊断,医生说还需要作进一步检查,我彻底崩溃了,为没有保护好女儿陷入了深深的自责。
7月13日一大早有个警察给我电话,说属于沙头派出所管辖范围,说已经转那边去调查,结果一整天民警都没有回复,我再次拨打110让调取监控,在我打了六次110后,终于,后来才派人让我一起去调取监控,结果民警一直迟迟未到,好不容易到了,说自己忘记带U盘了,回去取了趟U盘后,拷贝好久出来后,告知我U盘容量太小,只拷贝的7月12日的,听了这话我彻底崩溃,直到现在我还不知道是否调取到监控,丝毫无回复,打了100,警察电话过来也只是应付一下,公安机关的不作为、冷漠让我气愤不已,涉事的机构及家长也漠不关心。                                          

二、我有几个问题